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 > 評論 > 大公評論 > 正文

?佩洛西自我戳破美國的政治偽善/蘇 虹

2020-02-17 04:23:43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  第56屆慕尼黑安全會議(慕安會)日前在德國慕尼黑開幕。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再次拿華為說事,稱“華為威脅到國家安全”。諷刺的是,就在前幾天,《華盛頓郵報》公開一份中情局機密文件,揭露從上世紀70年代以來,美國一直通過自己控制的一家瑞士密碼設備公司竊取各國情報。由此不難看出,美國多次嚷嚷華為5G設備存在安全問題,此次又在慕安會上拿華為說事,實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賊喊捉賊,自討沒趣。

  慕安會今年的主題是“西方缺失”,意在探討西方影響力的衰退以及由此帶來的后果。“西方缺失”是2月10日在德國柏林發表的《2020年慕尼黑安全報告》新創造的詞語。按照主辦方的說法,“西方缺失”是指一種被西方廣泛感受到的不安。

  其實,“西方缺失”折射出的“西方不安”,首先來源於西方內部的分裂。隨著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后推行“美國優先”政策,美國與其他西方國家矛盾不斷加劇。

  “西方不安”還來源於優越感缺失。近年來西方國家從經濟發展模式到國家治理模式,受到越來越多的質疑和挑戰,經濟發展受阻、國內矛盾叢生,導致往日高高在上、莫名其妙的優越感不再。

  自信心缺失也是“西方不安”的根源之一。某些領域,比如科技領域的發展被非西方國家追趕差距縮小甚至超越,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對全球的控制力下降,開始出現焦慮,繼而自信心下降乃至缺失。

  解決這些矛盾和問題其實并不是很難。“擺脫東西方的劃分,超越南北方的差異,真正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”就是一劑良方。可惜,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,如不擺脫冷戰思維和零和博弈,只能永遠生活在“不安”中。

  其實,“西方不安”更多的是反映出“美國不安”。直白地講,美國的這種“不安”源自世界範圍內科技領域差距的縮小,導致美國科技影響力下降,導致美國基於高科技手段竊取他國情報能力的削弱,從而缺少了“底牌”,進而缺少了“底氣”。

  近日,《華盛頓郵報》聯合德國新聞電視臺,公開的中情局機密文件表明,從上世紀70年代以來,美德情報部門展開代號為“擼比孔”的秘密行動,通過美國控制的瑞士密碼設備公司竊取各國情報。美國藉此掌握了大量令人瞠目結舌的秘密情報,從政治、經濟、外交、軍事,各國幾乎所有重要情報都在美國的掌握之中。

  這讓中國人徹底明白了,為什麼一到關鍵節點,美國總是能成功挑撥中國和鄰國關係;也讓世人明白了,美國之所以對華為趕盡殺絕,哪怕是華為在歐洲公開了源代碼,美國依然不依不饒、咬定華為是間諜,其原因就在於美國擔心,一旦全世界、包括盟友們,都使用華為設備,美國將“缺失”一種重要的監控世界的手段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美國對自己這種竊取他國情報的行為早已習以為常,以至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去年4月在美國得州農工大學回答學生們提問時,竟然恬不知恥地表示:“我曾擔任美國中央情報局(CIA)的局長。我們撒謊、我們欺騙、我們偷竊。”“這才是美國不斷探索進取的榮耀。”

  事實上,美國這種厚顏無恥的行為,不僅遭到包括其盟國在內的譴責,也遭到來自國內的反對。前些年暴露出來的“棱鏡”事件,已讓世人知道美國偷窺行為之骯髒。此次《華盛頓郵報》曝出的猛料,讓世人更多地知道,原來我們“高估了美國的能力,卻低估了美國的無恥”。

  復旦大學城市與區域發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、博士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

湖南赛车开奖结果查